置酒搞事情

废酒置

七夕的鱼,三个小姐姐,昨天忘记发,画风什么的(别说了。。。

黄袍落地后尘埃在平行光中的反射
在墓碑旁新添的土
砧板上扭动的鲶鱼
无意义的
无论主动与被动
都是连逢场做戏都算不上的
打发时间罢了

最近的状态就是画什么都有一种勉强能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的挫败感,高不成低不就【摊手

再更一波儿板绘摸鱼。画风是什么,反正我没有= =...

妈呀,忘记怎么摸鱼了(越来越废了😭